书架
反派的过气白月光太难当了
首页

55、喜欢 (1/4)

 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《www.europeancarbonfund.com 在线恋读小说》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!

   霍沉鱼睡得不舒服, 总感觉有点不对劲, 朦朦胧胧地睁开眼,透过一点点清晨的微光,看见陈邪双手把她抱在怀里,睡得正熟。

   难怪她说不对劲, 腰上硌得慌,怎么翻身都翻不了。

   她仰头, 盯着陈邪的脸,盯了一会儿,动了动鼻子, 不满的情绪淡下去,慢慢从被子里伸出手,拿食指去碰他的眼角。

   柔软的指腹轻轻摩挲那块坚硬的疤。

   有点痒。

   陈邪闭着的眼睛忽然睁开,抓住她在他脸上乱动的小手, 摁回被子里, 给她把被子拉高, 盖到脖子上。

   外面天气热, 空调就开得低一点, 不盖好被子,容易感冒。

   “醒这么早?”他声音很低沉, 带点刚睡醒的沙哑,“不习惯跟我睡一张床呢?”

   霍沉鱼摇摇头,两只温热的手从被子里钻出来,抱住陈邪的脖子, 扑上去,压在他身上,冲他脸上亲了一口,垂下眼睛看着他,在昏暗中笑得很甜:“没有,我睡得还挺好的。”才怪。

   陈邪两只手搂着她的腰,盯着她的笑脸,呼吸间肺里全是她身上的香气,嗤笑一声,也不说话。

   他记得她睡着了一直在挣扎,小胳膊小腿又没有力气,还乱扑腾,脚也老踢他。

   这叫睡得好。

   他倒是真的睡得挺好的,后半夜特别安稳。

   霍沉鱼黏了他一会儿,慢吞吞地缩回怀里,紧紧拽着他的睡袍,把头埋在他胸膛上,闭上眼继续睡觉。

   过了没多久,她还没睡熟。

   陈邪轻手轻脚地放开她,把她放到床上,捂好被子,坐起来。

   霍沉鱼半眯着眼睛,看见陈邪高大挺直的黑影往衣帽间去,因为拉着窗帘,卧室里有点暗,他也没开灯。

   她茫然地爬起来,到处摸索了一阵。

   摸到自己的手机,摁亮屏幕,看见时间是六点四十。

   他怎么总起这么早,要这么辛苦吗。九点才上班呢。

   霍沉鱼鼓着腮帮,怔了片刻,嘟嘟囔囔地躺回被窝,一觉睡到八点半,出门买了礼物,按照陈邪请柬上的地址找过去。

   婚礼在一个中档酒店举行,现场鲜花布置并不很简陋敷衍,可见顾庭深还是用了心。

   到场的人不多,五六桌都没坐满

55、喜欢 (1/4)